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四十五章
    过了十多二十天,小天使羽翼渐丰,母鸡的形态体征呈现出来。桃桃在心里说:“呀,是小母鸡哩。天使的名字取对了。”

     来年开春,小天使情窦初开,一天到晚红着个脸,“咯咯咯”地叫个不停。它的叫声引来了后院柴房一只大花冠公鸡。这只公鸡神气十足,柴房的母鸡不分老少统统被它踩过。似乎有了玩腻的感觉,有的小母鸡情发难挨,自动匍匐到它脚边,它竟然视而不见。它既不扒泥巴青草哄母鸡来吃虫子,也不扑扇翅膀,连抬脚就上的好事也懒得做。小天使的叫声似有磁性,大花冠放下趾高气扬的臭架子,像贼一样飞过篱笆,屁颠屁颠地找小天使来了。

     不久,小天使跑到桃桃的脚边,转来转去,烦躁不安。桃桃惊喜道:“哈,要下蛋了。”

     桃桃找来一个箩筐,铺上厚厚的稻草,放在鸡笼边。第二天中午,桃桃在床上小憩,睡得迷迷糊糊,一阵“咯咯哒--咯咯哒--”的叫声骤然响起。桃桃笑了,呀,小天使下蛋了!

     小天使一天下一个蛋,下到第十二个,就开始孵蛋了。小天使孵蛋的神情很专注,桃桃蹲在旁边,摸摸它的冠,弹弹它的喙,搔搔它的腋窝,它除了翻翻白眼略表不满外,屁股挪都不挪一下。二十一天后,几个唧唧喳喳乱叫的小鸡便跟在小天使后面,满院子觅食了……

     哑巴大哥(李大牛)每天早出晚归,白天难见他的踪影。一天中午,他突然回来,手上还提着一个竹篾编的小筐。他把小筐塞给桃桃,比比画画说,小筐里是蚂蚱,给鸡们吃。桃桃刚一打开小筐的盖子,几只蚂蚱就弹跳了出来。鸡们见了一哄而上,你争我抢。一只蚂蚱被两只小鸡同时喙上,便开始了一场你进我退、你退我进的拉锯大战。到了土司府,学会笑不露齿的桃桃哪里还管得了那么多,抱着肚子笑出了眼泪,便连声说:“不抢呀,不抢呀,这里还有哩!”从此以后,桃桃喜欢去采桑叶了。桑叶没采回多少,蚂蚱倒捉回了许多。吃蚂蚱的鸡们飙一样疯长,眼见还小小的,突然间一只只牛高马大,冲过来,猫都得赶紧让道。

     一个院子里,加上小天使,一共十三只鸡,成天这么乱跑还了得?最先说话的是三太太。她说:“这鸡厉害,放得这么高的簸箕都跳得上来,簸箕里的蚕被吃去了一半。蚕都筷子粗了,可惜了。”桃桃小声说:“对不起,娘,老爷让养的呢。”二太太也很不满,说:“我的鞋子都晒干了,却拉了一泡鸡屎上去,还得重洗。麻烦!”桃桃又连声道歉,末了,还是那句话:“对不起,娘,老爷让养的哩。”

     莲姐最倒霉,她在井边滑了一下,一手撑地,竟抓起一泡鸡屎!原来以为是烂泥,一闻,臭得她呼天抢地,大骂鸡乱拉屎。

     骂鸡,还不是骂桃桃么?

     桃桃赶紧连声道歉:“对不起,对不起!”

     莲姐说:“对不起有屁用?赶快把鸡送去柴房吧!”桃桃又想说对二太太、三太太说过的话,不知怎么,话到嘴边咽了回去。她想,不养也罢,反正这大半年来,小天使和它的儿女们已经让她享受到欢乐,再养下去,成了众矢之的,欢乐成了烦恼,岂不得不偿失?

     “小天使是老爷让我养的。要杀,总得和老爷说一声吧?”桃桃说。

     莲姐似乎不耐烦,说:“快拿走吧。不然,我再抓到鸡屎,统统把它们杀了!”

     “得哒哒,得哒哒”,一阵急促的马蹄声由远而近。土司府李家二少爷文斌便赶紧拉了戴仲萍老师一把,一齐退到路边。

     马车带着一股风扬起的尘土一闪而过。

     “我爹的车。”文斌望着远去的车说道。

     戴老师眉头微蹙,文斌解释道:“要是我爹在车上,不会飙车。”

     “你这么肯定?”

     “肯定。是兰儿在车上。”

     “兰儿回来啦?”戴老师眉角一挑。

     “一走五年,中学毕业啦。”

     “考大学么?”

     “她写信回来,听她的口气是不想考了。她说长沙乱哄哄的,今天这个活动,明天那个集会,今天标榜这个主义,明天又宣扬那个理想。据说督军(吴佩乎军队)扬言又将与广州国民政府开战……她不耐烦了。”文斌说。

     “有个性。”戴仲萍老师说着,挽住文斌的手臂说:“聘请她到我们学校当老师吧。”

     “不行,不行!”文斌头摇得像拨浪鼓,道:“你这个赤色分子,把我拉下水了,还想拉我妹妹呀。”

     “去去去,”戴老师把头靠在文斌肩头说:“你那套理论,说起来一筐一筐的,我都望尘莫及了。”

     文斌刮了一下戴老师的鼻梁,正色道:“为革命抛头颅、洒热血,在所不惜!”

     戴老师嘻嘻一笑,说:“又来了,又来了。就会喊口号。”

     文斌“咦”了一声,说:“你不是说干革命要充满激情吗?喊口号就是唤起激情最有效的方式嘛。”

     “哎,你看,到你家了。”戴老师指了指前方说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