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五章
    大太太被兰儿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得连连倒退了数步,这才稍稍稳住脚跟。在土司大老爷家,她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,一贯飞扬跋扈,如何受得了这等窝囊气?肚子里的火顿时一串又一串往外窜。李老爷看到大太太要发作,赶紧出来灭火。他笑着对兰儿说:“兰儿,大妈可没说你是泼妇,大家说是不是?你看,你看,大家都点头了嘛。好了没事啦,没事啦。大家都散了吧。”

     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又如何?大太太想,这小妖精还在老爷之上呢。这样想了,大太太便像泄了气的皮球,准备回屋。不过,她还是忍不住说了一句:“在茅坑里白蹲了几年--念书有么子用。哼!”

     一个活鲜鲜的生命被拿去活埋,最终喂了山野豺狗,天理难容!兰儿一肚子的怒火还没有发泄呢!她拿不准,这个主意是父亲出的,还是大太太出的,大太太是凶手之一,是确定无疑的。兰儿拿父亲没有办法,对付大妈却绰绰有余。大太太“哼”一声没有哼完,就被兰儿硬生生堵了回去:“你啥意思?”

     “没啥子意思。”大太太明了这小妖精今天是得理不饶人。不管怎么说,阴阳人是孽种也罢,灾星也罢,好不容易来尘世走一遭却要了他的命,终究太过分。大太太心虚,无心恋战。她知道恋战的结果,就是如了去年,气得回娘家。

     大太太想走,兰儿执意挑战。兰儿抓住大太太的话不放:“念书没么子用?意思是我念了书如白蹲在茅坑的泼妇,对不对?”“我可没这么讲。”大太太一边急忙抬腿跨门槛,一边争辩说:“你自己讲的,自己讲的!”

     眼见大太太溜走,兰儿急了,伸手将大太太往回一拽。在场的人,包括土司大老爷不禁都“啊”一声,惊叫起来!十四岁的兰儿竟然一把将五十多岁的大妈拽翻在地!

     {翌年,县里编县志,有人将此事编了进去,终审时被吴县长拿了下来。吴县长说:“女人打架--鸡零狗碎,如何能上正史?”}土司大老爷家这场大战,最终没有人知道是为了什么。老仆妇和她的两个帮手,做梦都不愿意梦到这事(陈巧手为土司少夫人接生却枉送性命),更不用说到处宣传了。土司大老爷家守口如瓶,这噩梦般的往事,是他们永远结不了疤的伤口。

     望着倒在脚边的大妈,兰儿一时也惊呆了。扶起大妈心有不甘,不扶似乎太过分。大太太身手敏捷,她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,像一头发怒的母狮,扑过去抓住了兰儿的头发,双手鸡扒地似的又抓又扯。大家还没有反应过来,大太太一下子把兰儿那条齐腰大辫子扯了个七零八落。大家还没来得及上前劝阻,处于下风的兰儿进行了绝地反击。她猛一甩头,密匝匝油亮亮,又粗又长的头发横扫到大太太脸上,大太太眼睛顿时又麻又痒又痛。大太太抬手遮挡,兰儿一闪,闪到了大太太的背后,插发髻的玉簪被兰儿一下拔下,丢到地上摔得粉碎。兰儿再顺手一撸,大太太的发髻便松松垮垮地散开。大太太焦黄枯瘦的头发,哪里经得住兰儿的抓扯?它们一撮撮掉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 “无法无天!”土司大老爷终于抬起了又肥又胖的身子,一把将手中的茶壶狠狠砸在地上。剧烈的炸响比他的吼声更让人震惊。“老爷呀--您看到了吧,您娇生惯养的小妖精连她大妈都敢打了!呜--呜呜--敢情哪天她要把这个家卖掉,您都不知道哩!呜--呜呜--”大太太哪里遭受过这样的耻辱,她呼天抢地,大哭大闹,却无人上前劝阻。土司大老爷家上上下下,平时受够了她的气,见大太太威风扫地,狼狈不堪,心中无不幸灾乐祸。

     大太太还在哭闹,街上少年狗蛋匆忙来报,说孟大虫跌落山脚下的河道深处淹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