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二十九章
    为了爹,为了这个家,她桃花必须走进土司李家大院了。从奶奶屋里出来时,桃桃不流泪了。她平静地问马大(N)麻子:“爹,你真的盗了孟大虫的墓?”马大(N)麻子抱头蹲下来,半天不说话。桃桃看到爹的几滴老泪,“啪啪”砸到了青石板上。桃桃便转头又冲偷油婆说道:“娘,事到如今,你就不要责怪爹了。爹这样,也是为了我们家好。有了这笔钱,我们家就不会受穷挨饿了。我愿意嫁给哑巴大哥。”马大(M)麻子和偷油婆打来骂去老半天,两人心知肚明,最难过的一关在桃桃这里。桃桃若死活不从,把她逼急了,去悬梁跳河,岂不活活逼死自己的女儿?桃桃自己怎么就答应了!马大(N)麻子和偷油婆一时不相信自己的眼睛,站在那里,竟目瞪口呆。“马仁义你这个忤逆子,干了这等丑事,愧对马家祖宗哩!”瘫在床上的老娘听到孙女要嫁给哑巴大哥,老泪纵横,她哭着大骂马大(N)麻子。听着老娘骂,马大(M)麻子清醒过来。他转身躲进了里屋。过了好一会,偷油婆端了一盆热水跟了进来,她推马大(N)麻子坐到床沿,一边帮他擦拭脸上抠痕,一边低声说:“还

     疼吗?”“不疼?不疼我抠你试试。”马大(N)麻子说:“不过我打你那巴掌也够狠。唉,这两天,我都不晓得发生什么事了。”马大(N)麻子说毕,把刚才打架时丢到了床角落的一袋大洋扯过来,塞到偷油婆怀里,说:“你把银洋收好了。”马大(N)麻子就着如豆的煤油灯洗脸,偷油婆在一边一遍又一遍地数着钱。偷油婆数了三遍,才把这二百五十块大洋丁零当啷放进箱里。偷油婆正要盖箱盖,马大(N)偷麻子说:“拿出二十块来。”偷油婆便警觉地问道:“你要买什么?要二十块?”马大(M)麻子说:“明天你带桃桃丫头到县城,你给桃桃丫头买几样首饰,多做几样好衣裳,好好打扮,然后上福海楼,点最好的东西让她吃饱。唉,可怜我家桃桃丫头了!”偷油婆一边往外数二十块大洋,一边说:“是哩是哩,可怜俺家桃桃花丫头了。”数好大洋,偷油婆把它放在枕头底下,还没躺下,屋外就传来了鸡啼声。马大(N)麻子长叹一口气,把灯吹来,说:“鸡叫头遍了,睡吧。”天刚蒙蒙亮,仆人贺老六就牵来马车,早早候在了土司府大门外。土司李家在县城有几家商行,嘉武没去省城读书时,便一直由嘉武管理。由于嘉武心思并不在此,刚接手半年有余,就一走了之,自己闯荡世界去了。土司大老爷在家修身养性,安逸的日子刚刚步上正轨,嘉武一走,又得自己巡店。今天,他到县城,一是巡店,二是请道士吴半仙吃饭,所以要早早出门。车出土司寨子后,路变得宽敞。贺老六“驾”一声,马儿得得跑得欢快,车随之上下剧烈颠簸,弄得玻璃窗嘎嘎响。贺老六见状,便赶紧拉住缰绳。马儿慢走,车是不颠了,这样何时才能到县城?土司大老爹心急起来,他问贺老六道:“这条路如此坑洼,何故?”贺老六说:“前夜暴雨,冲去泥沙,石头裸露,车马行走自然颠簸。”贺老六说着,“吁--”一声,勒马停住了。土司大老爷撩开窗帘一看,前面一条十多米宽的小溪河拦住了去路。“这河上原来不是有座桥么?”土司大老爷疑惑道。“桥年久失修,怕是前晚被大雨冲毁了。”土司大老爷走下马车,感叹道:“这条路早就破旧不堪,说是官道,为官者何时想过养护?”“以善抵恶。”道士吴半仙的话语突然闪现在土司大老爷脑海里。若出资修复河西至县城这条官道,利国利民利己,一举三得,岂不为大善?土司大老爷说:“到了县城,你去县府找苗县长,请他派人给这段路铺泥沙,修桥梁,所需费用,均由我土司府承担。”贺老六吃了一惊,说:“没有几万块钱如何能……”土司大老爷抬手打断了贺老六的话,说:“我主意己定,就照我说的去办。”湘西凤凰古城在明太祖洪武年间就为知县所在地,南北东西通衢城而过,八街九市,灯红酒绿,江上游船,笙歌达旦。清末开放商埠后,其热闹堪比省会长沙。土司大老爷对热闹向来心不在焉,看商行店铺也不过走马观花。这一次不同,他驻足观望,沿街打探,什么商品最抢手,什么行情在上涨,该出口什么,进口什么,他逐一牢记。他心里有了底,和几个帐房先生理论市场行情,滔滔不绝,惊得几个掌柜面面相觑。土司大老爷怎么管起闲事来了?管闲事是土司大老爷的口头语,意为他对市场一无所知,得多靠各位掌柜倾力为之。土司大老爷以仁德教人,以诚信待人,几个掌柜和伙计们被熏陶多年、报假帐吃回扣等劣迹鲜有发生。一个人一旦有了某种心思,自然就反了常态。此刻,土司大老爷期冀,钱越多越好,他要做善事,做大善事了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