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三十八章
    “前几日,支家仆贺老六赴长沙寻找他们,数日过去,至今尚未返家。”

     “李嘉武是您儿子?”苗县长端正身子,便很吃惊地问道。

     “正是。”土司大老爷答了,疑惑道:“你们认识?”

     “岂止认识,”苗县长“呼”地站起来,便惊喜地握住土司大老爷的手说:“武昌起义,我和嘉武、文斌等铁杆兄弟们一同最先冲出营门,前往楚望台军械库夺取枪支弹药呢!”

     “上酒!今日我要与苗县长一醉方休!”土司大老爷拍掌,呼唤仆人。

     这边土司大老爷与苗县长推杯换盏,酒兴正浓。那边,哑巴大哥和石头那伙放牛娃更是快活。他们以碗当盏,豪气冲天。哑巴大哥早忘了新房里面壁枯坐,顾影自怜了数个时辰的桃花。

     闹到了兴头上,哑巴大哥突然想到该和石头娃儿换衣服了。石头娃儿早就喝得魂儿出窍,眼前只有重重叠影,哪里还记得哑巴大哥和他换的是新郎服?不消一会,从头到脚,石头娃儿成了新郎官,哑巴大哥成了放牛娃石头儿,惹得大伙酒鬼笑翻了天。他们一阵阵喧哗,盖过了戏班子咚咚嚓嚓、叮叮锵锵的吹打声……

     如此喧闹,大太太似有些不满。她吸着水烟对坐在一边,伸长脖子看得上瘾的二太太说:“大牛(哑巴大哥本名是李大牛、石头娃儿原名即是李二牛)闹够了,该入洞房了。”

     二太太正看得入迷,也不耐烦,说:“他闹够了,自然会回去。”

     “大牛是你亲生的,你不去叫谁叫?去,现在就去把大牛叫回去!”大太太拉下一脸横肉,口气强硬。

     二太太还想顶嘴,看到土司大老爷瞟了一眼过来,到嘴边的话,变成了对三太太发号施令:“大牛听大小姐兰儿的,叫兰儿去。”

     三个太太中,三太太是受气包。大太太和二太太都可以使唤她,不过,也只有她才使唤得了兰(花)儿。三太太扭头左右探望,不见人影,转过身子,看到兰(花)儿和莲姐坐在后排,嗑着瓜子,有说有笑,目光始终不在戏台上。三太太听湘剧花鼓小调像听天书,正想找借口离开。她站起身,和土司大老爷、苗县长打了个招呼,便向兰(花)儿走去。

     兰儿和莲姐也是听不懂湘剧花鼓小调,只不过凑热闹罢了。她俩见三太太过来叫,自然没有怨言,便赶紧起身,跟随三太太去。

     几个见酒不要命的家伙,早已东倒西歪。一身新郎服的石头娃儿吐得一塌糊涂,衣襟上好几片污渍,臭不可闻。一身放牛娃破烂衣服的哑巴大哥,天生好酒量,现在仍兴高采烈,也不看眼前站着谁,“哦欧哦欧”,端着一碗酒,要往莲姐嘴里灌。兰儿伸手,一巴掌打到哑巴大哥的手腕上,夺过酒碗。哑巴大哥这才看清他面前是莲姐,尴尬地呵呵一笑。

     哑巴大哥开心,兰儿开心不了。你看你看,还有没有一点新郎官的样子?兰儿比画着,叫哑巴大哥快回新房,一身新娘妆扮的桃花等他该着急了。

     哑巴大哥愣了一下,总算明白了。他沮丧地和石头娃儿他们招招手,便一摇一晃地朝新房走去。

     新房里,桃花早等急了。几个时辰前,一个老妈子端了个托盘进来,有一碗饭和几样小菜,叫桃花吃。桃花早就饥肠辘辘,毫不客气,一托盘的东西风卷残云,一扫而光,末了还咂咂嘴,意犹未尽。老妈子看得目瞪口呆,半天才问,要不要再来一些?桃花说还能吃,不敢吃了,怕吃撑了睡不好。逗得老妈子咯咯笑,连说有道理。

     老妈子走后,桃花坐回床沿,又把红盖头盖上。她想大院里吃喝的吵闹声持续了好几个时辰了,哑巴大哥总该来掀盖头了吧?或者,是土司府李老爷来掀?那个春梦又跳到了桃花眼前。这个念头一出现,桃花“呸呸呸”地呸了回去。她真想为这个荒诞的念头抽自己一巴掌。这时,天已半黑,老妈子走进来点红烛,大概也看不清她满脸的羞红。老妈子走后,桃花又等了许久,仍不见哑巴大哥的身影。这两天起做嫁妆,晚上熬夜,非常劳累,在轿子里就困得想睡觉。眼皮打了一架又一架,桃花终于不耐烦,绣花鞋一蹭,衣服脱得只剩了一块红肚兜,一下子倒在床上,顷刻间睡得雷打不动。

     老妈子进来看到桃花已经睡熟,就帮桃花放下蚊帐。刚想离开,突然想到哑巴大哥笨手笨脚,等会回来连红肚兜都不会解怎么办?就悄悄先帮忙解开了。老妈子走出几步,自言自语道:“这小妖精,才十六呢,这****就大得,咦呀!”

     哑巴大哥爱放牛,更爱游泳冲凉。别看他整天穿着一身放牛娃的破烂衣裳,身上却有洋胰子的香味。哑巴大哥喝得醉醺醺回到新房,忘了床上躺着一个美人儿。他径自从门背挂钩上取下一条大裤衩,“哦欧哦欧”出了门。晚上,一听哑巴大哥“哦欧哦欧”,家仆就会赶紧跑到大院西角的井边,提上一桶又一桶的井水,恭候哑巴大哥的到来。哑巴大哥一年四季洗冷水澡,似乎也是跟石头娃儿学来的。学来的还有光着屁股就在井边冲凉。七八岁的时候不碍观瞻,再大一些,长出了****毛而进入成龄阶段,再这样冲凉就太不像话了。土司大老爷命人又挖了一口井,专供哑巴大哥使用。这口井在大院西角,三面环墙,正面有一棵柚子树,柚子树下有一块青石板,哑巴大哥就站在青石板上洗,家仆就舀水从头往下淋。这时的哑巴哥,就有了大少爷的架子,把仆人吆喝得团团转。

     哑巴大哥冲完凉,回到新房,突然感到不对。平时他熟悉的房间里,怎么这里是红,那里也是红?红囍字,红对联,红灯笼,红烛,红拖鞋,红门帘,连蚊帐都换成了红的。咦,连空气也不对,怎么有股像莲姐身上发出的那种香味儿?哑巴大哥惶惑不安,莲姐怎么跑到他房间里来了?她可是三弟嘉武的老婆,他的老弟嫂呢!

     哑巴大哥可怜巴巴地站在屋子中央,手足无措,进退维谷。他想去找莲姐给他拿主意,此刻他该怎么办?他还没转身去找,便想起莲姐此时就在床上呢。一想二想,哑巴大哥就想,

     这二弟和三弟也是,一走大半年,也不回来看看三嫂,害得她独守空房,以至跑到他这里来了。这样一想,哑巴大哥就觉得小腹下蠢蠢欲动了……

     小腹下蠢蠢欲动,由不得哑巴大哥再想了,他几步走到床边,一把撩开了蚊帐。哑巴大哥撩起蚊帐,“哦欧”一声,便吓得连退几步,床上不是三嫂呢!

     这是谁?哑巴大哥傻愣了一会。他想一跑了之。又一想,女人都睡到自己床上了,他看都不敢看,若是被石头娃那帮人知道,岂不笑掉门牙?他起了好奇心,蹑手蹑脚走到床边,捏住蚊帐一角,轻轻地撩起来。

     这时,红烛燃尽,烛光摇了摇,灭了。天空一轮满月,移挪到了窗前。窗口的缝隙,漏进了清亮而如水的月光。月光滤过红色的帐网,嫩嫩洒了桃花一身。这个雷打不醒的桃花妹儿,睡相却不老实,翻了几次身,早把红肚兜翻到了一边。她一手搭在小腹上,一手齐在耳边。雪白粉嫩的肌肤,高耸的乳房,憨态可掬的睡相,美哩!迷人哩!

     哑巴大哥在心里说美哩,迷人哩。见不得桃花妹儿的花痴,突然吓得魂飞魄散。一直蠢蠢欲动的下身那东西,转眼间缩得没了踪影。

     哑巴大哥躺到桃花妹儿身边,心里不停地喃喃自语:“美哩,迷人哩!”他侧过身,望着桃花妹儿,嗅着桃花妹儿身上发出的一阵又一阵的如兰之馨,依依不舍地闭上眼,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 土司府李老爷来了,在紧紧搂着她。桃花妹儿不似第一次那般温顺。她极力挣扎,连声说:“不要,不要!”土司大老爷箍她的手非常有劲。桃花动弹不了,只能任由土司大老爷解去她的腰带,一手探了进去……

     桃花妹儿突然醒来吓了自己一大跳。身边怎么躺着个男人?哦,不是土司府李老爷,是哑巴大哥!桃花妹儿捂住自己怦怦乱跳的心,想了半天,依稀把这几天发生的事情想清楚了。

     --这个又聋又哑,见了她就会发花痴的哑巴哥,现在是她的男人了!可是,新婚之夜,他怎么就乖乖睡觉了?这么鼻息平稳地睡得香甜呢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