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二十三章
    斗智斗勇斗到了这个时候,偷油婆明了自己大获全胜。其实昨晚半夜,事情的真相她就揭开了一半。电闪雷鸣、风雨大作的时候,她就真的像死猪一样不会醒么?她醒来时,马大(麻)子没在床上。起初,她以为马大(麻)子检查各房间的窗户关牢没有去了。她下床在马桶里撒了一泡尿,上床又躺了半天,仍不见马大(麻)子的踪影,便起了疑心。她蹑手蹑脚到大门一看,门虚掩着。这么大的雨,他能到哪里去?就算他有老相好,刚刚把她日了两次,还日得动?要日什么时候日不得,非要在风雨交加的夜里日,太过浪漫,也不切实际吧?这样想了,偷油婆再也睡不着了。等了又等,终于等到大门“吱呀”一声开了,又“吱呀”一声关了。马大(麻)子进屋后,像幽灵一样挪向床头。偷油婆翻了个身,稍作停顿,鼾声响得比平时还高。马大(麻)子在她肥大屁股上拍了一下,说:“妈个**,睡得像死猪一样。“要是马大(麻)子说罢就上床,偷油婆会忽地坐起来大笑一通。马大(麻)子没有上床,而是钻进了床底,悉悉窣窣半天才出来。马大(麻)子出来后,舒服地伸了个懒腰,才爬上床,一股死老鼠的气味就扑鼻而来。偷油婆想,他钻床底捡死老鼠去职?不可能,平时她的嗅觉比他灵敏得多,她都没有闻到死老鼠味儿,他就能闻到?就算他闻到了,从床底下掏了出来,他能不吭一声?真有死老鼠,他马大(麻)子早就连她的祖宗一起骂了。偷油婆仔细地辨别了一下马大(麻)子身上的气味,全身的血液顿时涌上脑门,把她炸得半天没回过神来。这是死尸味!去年,清水河里淹死一个人,死了几天才发现,捞出来摆在岸边。她远远路过时,就闻到那股臭味,和马大(麻)子身上的气味一模一样!偷油婆的心怦怦狂跳起来,直到马大(麻)子的鼾声如雷般响起。马大(麻)子一打鼾,把他抬走他都不会醒。偷油婆翻身下床,嚅动肥胖的身子,奋力钻进床底,伸手一摸,摸到了一个陶罐,再揭开罐盖,便摸到了大洋。床底黑咕隆咚,并不妨碍她手摸耳听的判断力。罐里装的是大洋!这满满一罐的大洋怎么得来的?偷油婆想都不敢想马大(麻)子去盗墓了。直到女儿桃桃带回孟大虫坟墓被挖的消息,发现家中的锄头铁铲不见后,偷油婆仍没有把盗墓和这一百块大洋联系到一起。孟大虫不过是土司李家的一个仆人,墓里会有一百块大洋?哄鬼哩。偷油婆极力掩饰自己,不露半点声色。她要静观事态的发展,尽自己的微薄和智慧,保护马大(麻)子。当然,保护马大(麻)子也就是保护这罐洋钱。这罐洋钱若最终归了马家,那她也就彻底翻身了!油偷油婆聪明反被聪明误。她的援手伸得太迟,结果一百块大洋只剩下一半。不过,她要誓死保护这剩下的五十块,谁也别想再拿走一块!还包括衣柜里小红木箱的钱,今后不经她的同意,谁也不能动!“把“|把你腰上的钥匙拿来!”偷油婆说着,就手脚麻利地打开衣柜,搬出大木箱。她见马大(麻)子磨磨蹭蹭,但上前踢了他一脚说:“快点!”马马大(麻)子自知理亏,把系在腰上的钥匙解下来,极不情愿地递了过去。偷油婆一把夺过来,麻利地打开了箱子,然后趴到床沿,伸长双手,把摊了半个床的大洋拢到一起。偷油婆一边往箱子里放,一边说:“喂,不会帮忙呀!”操你偷油婆八辈祖宗哟,什么时候你成了主人,我成仆人了?洋钱是我弄来的,现在却成了我帮忙。马大(麻)子一肚子不满,敢怒不敢言。他通过手脚来表达自己的不满情绪。他抓起一把大洋,丢进小箱里,丁零当啷一声弹起一枚,掉在地上,滚进了床底。偷油婆“哟”了一声,说:“不服是不是?钻进去捡了。”马马大(麻)子“哼”了一声,说:“要捡你捡。”偷偷油婆又抬腿给了马大(麻)子一下,问:“捡不捡?”马马大(麻)子回敬一腿:“你捡!”“哟哟哟,真的要造反呀?”偷油婆掐住马大(麻)子的脖子往下按,说:“钻进去捡了。”马大(麻子)奋力一甩身,哧溜一下反转到偷油婆身后,如法炮制,掐住偷油婆脖颈往下按,一下子把偷油婆按趴在地,说:“要造反的是你,看老子怎样镇(N)压你……”